对未成年人的安全也可能有不利影响

2017-12-08 10:18

第四,安全问题。“我们学校最怕的是校园的安全问题。”龙华高峰学校的叶校长表示,一是担心社会人员对在校学生造成人身伤害;二是担心有人在学校锻炼受伤后,向学校索赔。范坤表示,下一步将鼓励学校以及入校锻炼的个人购买“安全责任险”和“意外责任险”,降低学校的安全顾虑。

第三,开放方式。范坤表示,学校的在职人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学校没有多余的力量和经费,在开放体育设施期间进行管理以及开展维护工作。南山区桃园中学从10年前便已开放体育设施,该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建议对此采用“桃园模式”,即学校委托社会力量进行管理,“就像承包学校食堂一样,附近的居民通过辖区街道,办理学校健身卡,凭卡入校锻炼。”他说,一定要把街道的管理责任纳入整体的管理体系,因为学校没有能力和资质,核实办卡人的身份信息以及履行其他的管理职责。

虽然还面临着许多亟须解决的问题,但学校开放体育设施无疑是“大势所趋”。范坤介绍说,市教育局正积极协调相关部门和学校做好场馆的开放工作。本月底,将公布首批开放体育场馆的公办中小学名单。同时,要求学校积极利用寒假时间对体育场馆进行隔离改造,力争明年6月底前实现全市200所以上公办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

第二,开放对象。市教育局和与会的学校负责人代表普遍认为,如果毫不限制开放对象,学校的体育设施将不堪重负,“社会上鱼龙混杂,对未成年人的安全也可能有不利影响”。不少与会人员建议将“开放对象”的范围限定为:全市所有的学生、附近的社区居民和社会团体。

据介绍,教育部门将在市、区、校教育网站上公布所有开放学校的名单、学校地址、开放项目、开放时间和预约联系方式等,为市民进入校园参加健身提供方便。(记者屈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