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峰在今年5月8日被送医

2018-01-09 10:17

我不能留你。张本彩上前拽住王大峰往门外推,谁知道你精神病好没好,你得跟他们走。

11月28日,李集村支部书记李修环、前往王家送信的李振永和王大庆都说,村委会也不知道是谁给王大峰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派出所只是通知村委会,到时候去见证一下。

警察走后,王大峰被张本彩赶到了村委会院里,过了一会儿,王大峰又回来了,他说村委会让他回家。

1年多来,张本彩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儿子,王大峰站在屋里,神色木然,他被带走时180斤上下,此时已瘦得脱了形。

这天吃了早饭后,张本彩再次让他离开,你去公安局,去派出所,他们是非法抓人,非法放人,我不要你。

直到今年2月21日,王大峰家人被通知,王大峰的案子2月24日开庭,在这之前我们什么也不知道,2013年11月13日,警察上门,让张本彩签字,只说明天把王大峰送回来,没提案件情况。

开庭前夕,王玉梅托人花了5000块钱去请了律师,但2月24日的开庭不到5分钟即中断,这是王大峰自去年9月被带走后,张本彩第一次见到他,法庭上,王大峰大呼小叫,明显精神失常。

再次返家的王大峰像一粒轮盘里的钢珠,被各方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直至走向死亡

检方的起诉书上称,本案由邳州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王大峰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3年11月12日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检察院受理后,于2013年11月13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

11月25日,新京报记者从徐州市东方人民医院拿到王大峰死亡前的最后一段治疗病历。这份记录上注明,王大峰在今年5月8日被送医,送医者为邳州市看守所,联系人为一吴姓警察。

2014年10月22日,张本彩在邻居家,离她家数十米的路上突然来了几辆警车,有村民告诉她,王大峰进家了,还有人录像。

没有人知道精神病人王大峰是如何度过了孤立无援的23日,也没人知道这一天王大峰经历了什么,这天晚上,天已经黑了,张本彩插上大门,哐当一声,门被砸开了,王大峰拿着一把斧头进了屋,满脸怒气,嘴里凌乱地骂着。

王大峰已经犯病了,应该得到治疗而不是把病人交给家人在律师苏怀东看来,王大峰犯病后,警方应根据2012年12月3日公安部部长办公会会议通过,已发布施行的《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第十九条之规定,收拘时或者收拘后,拘留所发现被拘留人患有精神病或者患有传染病需要隔离治疗的,应当出具建议停止执行拘留通知书,建议拘留决定机关做出停止执行拘留的决定。

病史一栏称,王大峰于2013年底盗窃村民财物被看守所羁押,入看守所后患者病情反复,近一个月主要表现为自知力丧失,不停自言自语,胡言乱语,易激惹,和人争吵,威胁他人等。

我怕大峰回来时是疯的,我弄不住他,他再伤了人该怎么办?张本彩说,因为情况不明,她没敢摁手印。

王大峰在家待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即跑了出去,晚上又回来,张本彩眼看着他脸上的神情越发暴戾。

张本彩并不讳言,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即便相关部门将王大峰放回,她也不会接收,除了担心儿子又复发成为重症精神病人,她还要讨个说法。

23日凌晨,有人怯生生地拍门,张本彩一问,是王大峰,她只得又放儿子进门,王大峰说,昨天夜里,他去了派出所,说自己没有家了。警察让他回家,他就回到村委会门前趴了一夜。

断药后,王大峰明显精神失常,大喊我要杀人。法院的两次开庭均因王神志不清而休庭

王大峰在医院待了167天,于今年10月22日出院,出院情况标注,王意识清醒,情绪稳定,自知力大部分恢复。东方医院医务科证实,诊疗费是派出所结的。

王大峰从村委会回来后,张本彩再次将其赶出,并给他找了个三轮车送往碾庄派出所。

2013年11月13日,警察上门,让王大峰母亲签字,说明天把王大峰送回来。当时村民王以明父子在帮张本彩垒锅台,便同张本彩一起质问上门的警察,王大峰究竟怎么样了?

站在路口的警察看张本彩将王大峰推出来,迅速开车离开。我们已经尽全力了,让公安局照顾王大峰这不现实12月1日,邳州市公安局张局长说,公安局没有收留精神病人的义务。

张本彩想起来,就在几天前,村干部捎来信儿,说王大峰被取保候审了,过两天就回家。

2014年4月23日再开庭,又是刚带上人就又休庭,他疯得更厉害,根本不认识我,喊叫的只有一个意思:我要杀人。

李集村支书李修环说,警方把人送回来,张本彩离家出走,从这时,王大峰开始自己监护自己。李修环说,几年前,虽然民政系统发下来的米面等物资按规定不该发给王大峰,但村委会也会给王争取一份,但这时,村委会没人再管王大峰,他户口不在这。

这应该是这对母子间最后一句温情的话。随后再次返家的王大峰像一粒轮盘里的钢珠,被各方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直至走向死亡。

10月22日下午5点来钟,在警方摄像机和村干部的注视下,王大峰被领回了家。

10月22日,东方人民医院的出院医嘱上说得明白:王大峰须按时足量服药,加强监护,防止出现意外。

10月25日,在家待了一夜的王大峰又在天亮前跑出了家门。张本彩绝望了,她收拾了两个小包袱,离家出走。

事实是,警方并没有把王大峰送到医院,就在张本彩拒绝签字的同一天,邳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了王大峰。

这是4年前王大峰治病前的神情,张本彩本能地哆嗦着,听凭王大峰叫骂,骂完派出所又骂她,她想去拉着王大峰看看他究竟怎么了,王大峰一拳捣在她膝盖上,想起老伴儿就死在这个疯儿子手里,她哆嗦了一夜。